老谭笔记

从腾讯到阿里巴巴

距上一次写文章已经快一年时间了,其实我挺喜欢写作或是笔记的,这个博客也坚持经营6年有余了。人到一定的阶段精力总是会变得分散,更是相信所谓的坚持只靠意念是不够的。但我又不希望某一天这里的文章变成像是一张张泛黄的邮票,唯有我时常翻出来如数家珍,所以今天特地把其它的事情都推到了一边,准备记录一些无关于技术的感想。

为什么想要写一篇这样的文章

我是从去年初离开腾讯而加入的阿里巴巴的,而这之前在腾讯任职近三年时间。在决定换工作的时候就有意识的去了解阿里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刚加入阿里的那段时间也会下意识的与过往做对比,我需要佐证当初的决定是否合理,也要学着怎样去适应着这样的变化,相信不少人都会有过这样的经历。

从一开始就很想通过文字记录这次工作的变迁让自己对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新的认知,这对于我来说是一场别样的旅程。但那个时候我并不能做这样的总结,刚来阿里,自己突然变得好像是初入江湖的小生,很多功夫路数显得格格不入,正如阿里的谚语『一年香,三年陈』,我又一次变成了新人,对于太多的变化我也曾有过久久的不安。

产品与技术的爱恨情仇

在互联网公司每天都像是在拍一部电影,其中主演有产品经理,程序员,设计师,测试,项目管理…,而这部戏中大多的高潮都是产品和技术之间的爱恨情仇,他们互为天敌却又如胶似漆,彼此都觉得被对方虐过千万遍,而每一款产品的诞生都像极了是彼此云雨之后的结晶,来到阿里第一个感受就是产品与技术之间的协作方式变得很不一样。

我在腾讯所任职的是一个以技术强驱动的团队,产品研发和迭代大多以技术能力和用户体验为主要的需求内容,团队规模不大,以工程师群体为主,有时候技术和设计师也充当了部分产品的角色,所以产品与技术之间协作是非常简单直接的。在腾讯,即便是规模更大的团队,产品和技术也大多在同一个业务部门之内,因为目标的一致性,产品和技术之间更多的是分工不同,彼此是依存的关系。

而阿里在集团的组织层面就分成了多条产品线和技术线,而具体到某一块业务时又有对应的产品和技术子团队。产品部门规划集团整体商业布局,技术部门构建集团整体技术体系。看待同一个问题的时候会发现业务和技术的视角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强烈的合作关系,而合作的要领就是知己知彼。产品经理规划商业需求时需要考究技术能力和数据量化,技术人拓展技术能力时需要预见对业务的促进,你会看到产品经理对业界技术耳熟能详,SQL写得出神入化,程序员做的技术方案都极富商业Sense,在这儿两个群体更像是共生的关系。

企业文化促成不同的商业帝国

当你在国外旅游的时候,你会恍然惊叹国内互联网是如此的领先,而恰好我们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变迁,作为互联网从业者,我们有幸的成为了这次变迁的践行者。腾讯和阿里在国内是当之无愧的翘楚,金融、电商、云计算、社交、文娱等各个方面都能看到两家企业的布局,也彼此都较着劲,但只要你稍做对比又会发现其实他们倚重的方向全然不同,阿里控商,腾讯控人,过去在我认知里觉得造就这些差异不过是两家企业的老板不同,他们获得的机遇不一样。

直到来到阿里,我才愈发相信这一切的不同都是源自于企业文化的差异。很多公司都会讲自己的愿景、使命、价值观,或许他们的初衷都各不相同,但当企业做到足够规模之后,企业文化就会成为企业的源力,对上它影响着企业的商业方向,对下它是每一项决策的参照标准,而加入企业的每一名员工都无法自命清高,否则信仰的不一致会让你无所适从,好似虚竹从少林寺加入逍遥派,先就得摒弃四大皆空而认同于声色犬马。

记得在腾讯的时候总是讲『通过互联网服务提升人类生活品质』,当时我觉得特别假。但当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在那儿工作的大半时间竟然都花费在了提升产品质量和UX升级,而这一切不正在在追求品质的极致么。外界经常都会感叹微信中红包、公众号、小程序这些创新的模式,但对于曾见证其诞生过程的我看来,这一切似乎就是必然,因为这每个成功的后面都是企业容忍了成千上万个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创新。

刚到阿里的时候就参加了为期两个星期的新人培训,每天都会讲企业文化,甚至会去拜访企业客户,当时对于一个做技术的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有幸听到马老师分享关于当初做云计算的思考,在BAT几家巨头里面,就马老师是非技术出身的,而也正是他将这个技术密集型的行业做到今天的规模,在外人看来是难以理解的。在阿里总是讲『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服务全球中小企业』,来阿里之后逐渐频繁的参与到客户之声,在园区里经常看到邀请企业家做交流和培训,从金融到物流,从电商到云计算,阿里确实就是在做企业服务中的水电煤,这也让阿里与中小企业之间的生意变得不难做。

总觉得Pony Ma和Jack Ma曾经有过共同的约定,然后他们沿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到达了同一个高点,最终一起证明了地球是圆的这个真理。

“成长”是欢愉的过程,”收获”是恰好生了个孩子

腾讯挖走了阿里的实习生,工作两三年的腾讯人又被阿里挖走了,这是我们经常调侃的段子,但这背后其实是两家公司对人才培养策略的不同。在两家公司我都担任了比较长时间的技术面试官,两家公司对人才的定义是让我有很多感受的,就拿技术招聘来说,腾讯喜欢招聘『刺客』,而阿里喜欢招聘『军师』。

过去在腾讯觉得自己还挺牛的,总是会参与到团队核心技术的方案设计中去,有时因为一些好点子让自己沉醉。但刚到阿里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同事都特别有想法,执行力强,技术不仅能做更能讲,让我这个过去习惯只沉浸在技术世界里的自己显得特别土气,所以这一年多时间我努力去提升自己在思考、沟通、决策等方面的能力,但即便是今天我仍然觉得自己这些能力羽翼未满。

KPI和职级是一个比较刺激的话题,它关乎你的薪资和价值衡量,腾讯和阿里都有非常严格的KPI和职级制度。在我看来KPI是每一个周期成长的表现,而职级就是刚好那份收获和责任的标线,KPI都是半年一次,优秀被表扬薪资加成,差劲可能就有些危险,不陷入危险的秘诀就是永远争取让自己最优秀。在腾讯的职级分为技术和管理双标签,等级划分比较细,每半年有一次晋升的机会,所以时刻会感受到组织为你量成长的身高。阿里的技术和管理基本耦合在一起,等级划分也相对简单,每年有一次晋升的机会,所以成长更多的需要主动提升自己,不段审视自己的『身高』。

结语

很荣幸在职业生涯中能够经历这两家伟大的公司,即便已离开腾讯,我仍然怀念曾奋斗过的点点滴滴,感激那些知遇之恩。如今身在阿里,我庆幸能够经历这场新的旅程,每天都让我倍感珍惜。

如果你未曾与我们一起奋斗,亦或想开启一场新的旅程,无论你擅长iOS/Android/Java,我在阿里巴巴国际核心事业部欢迎你的加入,我们不限定招聘名额,只希望与你一同成为那些伟大产品背后的践行者。无论你是否准备好,都欢迎你联系我:tanhao@tanhao.me